[百工講座]承纖蛻變紡成紗 – 臺南紡織

第二場紡紗業,邀請到臺南紡織陳鴻模董事來分享這個主題,臺南紡織可是台灣民間紡織業的開闢先鋒,在1950年代,中華民國政府將紡織業視為特許行業,禁止民間經營。直到1953年韓戰結束,政府展開經濟建設計劃,才開放民間可以設立紡織廠。而臺南紡織在產業解封後很快地就成立公司,主要生產棉紗、化纖產品,是臺灣最大的聚酯棉與紡紗廠。邀請臺南紡織來分享紡紗這主題是再適合不過了!

紡紗的製程居然如此繁瑣,陳董事歸納了10個步驟,投料 > 清花 > 梳棉 > 精梳 > 預併 > 併條 > 粗紡 > 精紡 > 筒子> 包裝,並為我們細細說明,這些步驟都是環環相扣的缺一不可。

陳董事為我們細說從頭,不僅介紹了紡紗業的製程,還帶我們一窺產業歷程與所遇到的困難與轉機。紡織業屬於三高行業,在此工作需要天天面臨著高噪音、高溫度與高空汙,紡織機運作造成的噪音常讓些老員工需要戴上助聽器,處理紡紗時從呼吸道吸入的棉絮是怎麼洗都洗不太掉的,且紡織業是個勞力密集的產業,紡紗製程的繁瑣不容許偷工減料,然而最後出品的衣物卻越賣越便宜,導致勞力一直在壓縮,仍需要高度勞力的情況下只能選擇聘請外籍勞工。台灣紡織經營環境確實不好,隨著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各國無不積極搶進越南,看準商機希望在越南建立從紡紗、染整至成衣的「一條龍」製程,許多紡織業者將生產重心外移,期望能透過「從紗開始」(yarn forward)的原則享受到免稅的優勢,若台灣如果無法進入TPP俱樂部,台灣最有技術競爭力的紡織產業,恐怕將整批外移到越南。

而臺南紡織雖面臨著種種產業困境,仍不忘企業的永續經營的關鍵因素之一為節能減碳,陳董事近幾年致力開發對於環境友善的紡紗,例如與今年度首場傳產百工講者 博祥國際 UMORFIL®優膚美®美膚纖維®品牌合作的 魚鱗蛋白紗,運用奈米技術將海洋膠原胜肽胺基酸注入紡織品中,蛋白紗有如穿的保養品不僅具有親膚性和彈性,也同時保有聚酯的耐熱性與堅韌性,價格卻比傳統棉紗或化纖更便宜,臺南紡織掌握長纖蛋白紗關鍵技術,目前仍是全球唯一,讓廢棄魚鱗搖身一變成為時尚新寵兒;臺南紡織一直持續努力於再生原料的使用、並且投入更多環保紗的開發,陳董事說道,像日常洗衣機排出的廢水都參雜許多衣物落下的棉絮,這些看不到的廢水流入海洋日積月累成廢棄物,對海洋生態是一大汙染。

「開發產品得先思考如何解決垃圾,垃圾沒辦法解決只會為地球製造垃圾。」陳董事語重心長地給了啟發,期望再生原料除了可以提升產值及市場佔有率之外,更能達到節省原料之成本以及降低對資源之浪費及使用、增加資源的有效利用性之目的。製作能回收的衣物去降低對環境的污染,不僅為了企業的永續,更是背負著生態永續的重責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