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現在身上穿的衣物,從原料取得,經過層層加工成為布料,最後經由成衣師的巧手變成一件件紡織品。我們都好奇,紡織業在傳產中耕耘那麼多年,是否碰過什麼困境,又是在什麼時候攀上顛峰?就讓我們請「和明織品文化館」的館長嚴以文來為我們介紹台灣紡織業的歷史。

 嚴以文謙虛說道,本身是在因緣際會中接下紡織廠的行銷工作,因而進入紡織業,並不是擁有深厚技藝的紡織達人,因此他以紡織幼兒的身分來為大家介紹台南的紡織業。

紡織業在台南跟世界的關係

 「紡織不但有溫度,還有深度。」嚴以文說道,紡織業在台南是很重要的,大家都說一府二鹿三艋舺,紡織業最早從日治時代就開始興起,因台灣做為殖民地農作物產豐富,所以會有米袋、麻袋的需求,而台灣有黃麻,所以麻紡織業開始成長茁壯,成為交通樞紐;之後動力織布機由日本傳入台灣,從此台南成為紡織重鎮。光復以後大陸紡織廠大舉拆遷來台,錢、機器、技術在台南落腳,開始長久發展;台南紡織業以織布為大宗,所以只要有商業買賣就會有人提供布料,織布機一天到晚織出布料,布行到織布廠剪布時,不管織布機織出多少布料,都是直接月底結帳,可見當時整個台南產業豐富、布料充足;但到了1990年代出口衰退,產業開始出走到越南、中南美洲,紡織業漸趨沒落。後來經過產業轉型(例如:人造纖維的發展),台灣紡織業開始進行自動化與垂直的整合,邁入另一紀元。

關於和明紡織

 和明紡織成立於1976年,當時台灣大量出口成衣,布材貿易十分盛行,是紡織業蓬勃發展的時期;早期和明經營布料行,因好布不易尋得,因此利用買下經營不善之織布廠,來自己做出一條龍的市場,其中包含三個事業體:

【一】和明廠(安南區):從事織布前段準備作業。

【二】坤進廠(七股區):織布廠、觀光工廠。

【三】台北辦公室(大安區):研發及行銷基地。

最早成立的事是坤進廠,再來是從事顏料染的和明廠,最後是負責行銷廣告的台北辦公室,觀光工廠則成立於2012年。

 和明紡織以設計布料聞名,深受國際客戶認同,95%都是做外銷,其中歐美市場就占了85%,Polol、亞曼尼等國際知名品牌都是和明的客戶;但是近年來產業外移,大陸人工又相對便宜,因此決定成立和明織品文化館,結合眾人一起發想,提高布料的創意以及價值,並發展成為一個時尚流行的品牌平台。

台南地區的紡織產業現況

 嚴以文指出,由於台灣土地與人口有限,內需市場規模不足,又匱乏天然資源(欠缺棉花等天然纖維),但台灣機能布料產業興盛,全球機能性布料高達一半都是由台灣出口,所以台灣應重在軟實力,而非硬體資源。

  嚴以文曾見過一家紡紗廠,工廠很大間但沒幾個員工在裡面上班,紡織產業近年來面臨的困境一覽無遺。台南在2005年還有五百家紡織廠,如今真正在營業的卻剩沒幾家,此外,有織布廠無成衣廠,布料乏人問津,環環相扣下,導致市場萎縮,產業外移到越南、大陸,因此開始有甲醛等致癌物的黑心染料出現。嚴以文認為,台灣染料品質好,且大陸近年工資開始高過台灣,加上台灣薪資高過東南亞,大陸接受高價位,台灣則是接受高品質,因此嚴以文產生一個想法:做文創服飾,提高品質價值,而不是迷信品牌logo。

和明紡織在上下游或平行產業有哪些合作?

  在紡織各分業中,和明成立成衣廠,主要是想在織布、染整(染色)上做好管控,一條龍式的品質控管、標準,在紡織產業中工業鏈的型態有:

【一】原料:天然纖維、人造纖維、塑膠、橡膠。

【二】紡紗:短纖紡紗、長纖紡紗。

【三】織布:梭織、針織、特殊織。

【四】染整:染色、印花、整理。

【五】成品:製衣、家飾、特殊服飾、產業用品。

 近年來台灣運動休閒風氣盛行,帶動outdoor等機能性布料服飾市場,有上千億產值;此外,由於人造纖維無法腐化,易對造成環境傷害,且化學纖維不可染色,所以和明織品文化館提倡環保概念,支持環境友善,使用天然纖維來製作布料。在織布技術上,嚴以文說明了梭織與針織的差異:梭織常見的是襯衫布,針織則是T恤,梭織與針織不同的地方在於,梭織是先染色後織布,而針織則是整片布染(染整);染紗一次一缸將近要五百公斤,且每根紗染要成一樣的顏色是非常不容易的。而現在人喜歡的水洗(整理)是布料經過酵素水洗,柔軟、好觸摸紋路又漂亮,天然纖維摸久了可是很難再去買化學製品的!

創客(Maker)自造概念與紡織

 「和明織品文化館的誕生,就是為了在場各位的存在。希望塑造一個平台,來這邊看到,了解織布流程,摸的到布料,聽到布料的故事。」布跟布料可以做的東西,除了抱枕、餐墊、包包、耳環,還有什麼觀念可以加入?來自各行各業的背景把紡織放在其中,分享知識,或許哪一天紡織可以加入機械、加入電子,有無限的發展可能。

 和明織品文化館裡還設有咖啡店,在參觀過文化館後,和三五好友到咖啡廳坐著聊創意,在不同的零碼布中體會每一花紋、觸感,一同為它們找出新用途。出口布料的零碼布,價格是市面的六分之一,小量便宜又多花樣的零碼布,常吸引設計師與拼布老師前來購買布料,進而促成創作聚落的出現,也讓實作平台的創意工作室更容易實現。

復舊與創新

  和明織品文化館除了保留原有產業文化,同時注入空間設計激發創意巧思;鯉魚LOGO與代表和明的格子布圖騰,工廠舊棧板和帆布製成的棧板椅,以及廢棄的鐵架老物新用,讓廢棄物搖身一變成為展示區的裝置藝術,而展場設備源自工廠舊有設備,經過環保再利用並帶入工廠感。廠內的舊牆似乎在訴說,靠著時間的醞釀堆積,和明所保留下的紡織歷史文化。

 職人工坊中背景的擺設,原汁原味呈現出設計師工作室,嚴以文說,就算是半自動化的手打樣機,八千條線的布料前處理(設計)後工程到織出來,也要花一個半月的時間,太簡單印出來的反而感覺不到溫度,所以我們應該要善待衣服,多買天然纖維製的衣服。

紡織產業未來在台灣與國際走向

  嚴以文認為,台灣應該要持續發展差異化產品,重視設計與創新,發展具機能性的環保紡織品,像是天然纖維精緻化產品、防皺以及結合保養的保健布種,並自創品牌、確立風格,如都會風、自然風等,運用天然素材營造出舒適、細緻的穿著感受。運用創意結合地方特色,像是融合台南七股在地元素「虱目魚鱗」,使用高科技將膠原蛋白胜肽注入紡織纖維中,製作成膠原蛋白絲巾,環保、天然、抑菌且不造成過敏,能給肌膚溫柔無負擔的感受。

 嚴以文也十分歡迎年輕人加入紡織產業的行列,雖然工時長但薪資高,雖然人力短缺但升遷也快速。至於新手如何入行?嚴以文談到,台灣菁英式的教育,造成技職體系的毀滅,因此人才培育計畫非常重要;大學培養的多是設計師,比較可能聽到的論文是如何去評論一種特別的素材纖維在紡織業的應用,而非如「何讓穿鍾在自動化的過程,能夠達到一個品質率或良率的提升」,亦或者是「如何讓染布的覆蓋率提升」這一類實際上在紡織廠才會碰到的問題;設計師在畫花版時是使用電腦,但真正實際上織布則是另外一回事,只有進紡織公司依照德國學徒制來,才能真正學習到紡織的技藝。

 「有人說紡織業是台灣的夕陽產業,我一直期許它是一個不落日的事業,即便沒有如日中天,也要像夕陽一樣燦爛。」

文∕蔡宗融(台南數位文創園區–胖地志工2014∕12∕10)